当前位置: 首页 > 佛山市残疾人联合会 > 人物风采
选择字号

东京残奥会亚军赖善章:三水“追风骑士”的十年征途

2021-09-12

在佛山市三水区西南街道江根沙塘村赖善章的家中,一辆黑色山地自行车虽然款式已颇显年代感,但依然被保养得崭新如初。而在三楼的房间里,则收藏着一件件来自残疾人亚运会、残疾人世界锦标赛等赛事的战衣。

这些物件见证着赖善章一路以来的成长。18岁那年,赖善章正式成为一名残疾人自行车运动员。10年来,从一名默默无名的残疾人,到成为自行车运动员,再到世界锦标赛、残疾人亚运会冠军,经历过运动伤痛、队友离去,赖善章最终都咬牙坚持,不曾放弃。

今年,在8月28日当天进行的场地自行车混合750米团体竞速赛C1-C5级决赛中,赖善章与队友李樟煜、吴国庆默契配合,以47秒685的成绩摘得银牌。10年苦练,三水“追风骑士”最终迎来人生的高光时刻。

从右至左为赖善章、吴国庆、李樟煜。受访者供图

从平凡残疾人到运动员

1992年,赖善章出生在西南街道江根沙塘村。从他出生那一天起,父母就察觉到了他的异样。“他的左手没有发育完全,少了手掌及手腕的部分。”回忆起赖善章出生的一刻,母亲陈见弟为他的不幸红了双眼。

小时候,无论多热的天气,赖善章都始终穿起长袖,不愿让别人看到自己的左手。父母也曾想过帮他装义肢,但由于当时技术有限,义肢并不具备能动的功能,而且医生认为随着年龄长大,义肢必须要根据他的体型骨骼定做,加上当时候家里条件不好,最后还是不了了之。

万幸的是,赖善章性格坚韧,没有怨天尤人。小时候,每当父母都在田里赶着收割稻子,两个姐姐去上学时,他便凭着自己的一只手,烧柴炒菜,煮好饭等爸妈回来。每次父母回来,都能吃到热腾腾的饭菜。他就像农村里的所有孩子一样,打理着家里的琐事——除了一只残缺的左手。

更庆幸的是,左手的残疾并没有掩盖赖善章的运动天赋。2007年,三水区面向社会招募残疾人乒乓球运动员。抱着尝试的心态,赖善章参加了选拔。当天,选拔本来已经结束,没想到,当选拔的教练准备离开时,却看到赖善章和他姐姐赖雪贞正在练习打乒乓球,破例将其招收。

后来,在初中毕业后,一名游泳教练看中他的体育天赋,他曾开始了短暂的游泳生涯。可惜的是,尽管是体校训练最刻苦的那个,但和其他训练多年的游泳运动员相比,赖善章并不突出。在3年后,他选择退役。

退役后,他并没有放弃体育,而是选择了一种新的方式——自行车。他时不时会与好友一起骑自行车去肇庆、清远等邻近城市游玩,慢慢地爱上了自行车这项运动。赖善章笑道,那时候为了买自己的第一辆山地自行车,他偷偷花了自己攒的2000元。事后还怕父母生气,就故意说是500元买的二手车。

2011年,幸运之神再次降临。彼时,赖善章从三水体校骑车到佛山科学技术学院参加大姐赖雪贞的毕业典礼。当天下午,作为江根村委残疾人专职委员的他接到通知,要赶回村里组织当地残疾运动员参加省残疾人运动员的选拔。

出乎意料的是,当时广东省残疾人自行车队教练员刘光锦一眼相中穿着自行车运动服、刚从山地车下来的赖善章:“骑车多久了?能骑多远?”赖善章答:“骑了两个月,最远上百公里。”听到赖善章的回答,刘光锦第一反应是“这小子有搞头!”经过多重选拔,本是工作人员的赖善章反而是唯一被选上的幸运儿。

赖善章紧紧抓住了这次机会,寻找人生的另一条出路。

那一年他18岁。

从不被看好到成功逆袭

只是,对于大部分的残疾人自行车运动员而言,想要在众多竞争者中脱颖而出,不仅需要克服肢体残缺带来的障碍,更是需要面对训练时的重重难关,不断超越自我。最终能达到顶点的人,少之又少。

公路自行车对平衡感的要求极高,这种自行车的轮子宽度小于35mm。在骑行期间,如果车辆撞到一个鸡蛋大小的石头就会导致摔跤。同时,运动员必需要穿上锁鞋。为了减少风阻,训练的时候,运动员只能一个跟着一个,轮流交换骑行。一旦前面出了意外,后面的运动员基本都会反应不过来。

赖善章。


对于残疾人运动员而言,因为缺少相关的肢体,残疾人运动员还必须适应改装的车把,使用专门的滚筒进行训练。特别是在训练发力时会有些不平衡,摔倒在地是常有的事。

赖善章还记得,在参加一次业余比赛时,由于前方有选手不慎摔倒,由于反应不及,他整个人也跟着摔倒在地,臀部和腿部都受了伤。后来,家人通过电视看比赛才知道,原来公路自行车运动也这么危险。

一开始,赖善章并不被看好。与其他队友相比,他身材相对矮小,肌肉力量偏弱,这让他在训练和比赛中较为吃亏。当时,有位教练曾建议主教练李鹏把赖善章换掉,希望替换一名体格更加出色的选手,但最终李鹏没有答应。

也许是开始的不被别人看好,赖善章始终有着一种不服输的精神。在梅州的广东省残疾人自行车训练基地,他每天要训练7个小时,每天至少完成120公里以上的高强度训练。练到最后,赖善章坦言:“头都不敢抬起。”

骑着骑着就累得吐了也是常有的事。赖善章说,短距离赛的练习要求全力以赴,往往身体还没恢复过来就得投入下一轮练习,刚开始身体心肺机能支撑不住就会出现呕吐的现象。“就算停下来也吃不下饭,只想喝水”。

因为训练很苦,不少队友都选择退役离开。“一般要练好基本功,至少需要1到2年。而想要取得成绩,至少需要5年的苦练。5年时间,如果去外面打工也可以赚到很多钱。”赖善章唏嘘道,不少队友受不了“坐冷板凳”,最终还是选择退役。但赖善章还是选择坚持下来。

他的坚持,最终结出了硕果。在连续3年的世界残疾人场地自行车锦标赛男子C1-C5级团体竞速赛中,除了2018年获第二名外,2019、2020年都获得了第一名。2020年的赛绩还打破了世界纪录。2018年10月,在印度尼西亚举行的残疾人亚运会,获得男子C5公路20公里个人计时赛第一名、男子场地团体竞速赛第一名、男子C5公路大组赛个人第二名和男子C4-C5级场地个人计时1公里赛第二名。

从超越自我到继续圆梦

今年8月,赖善章终于迎来了他迄今为止最重磅的比赛——东京残奥会。

在这场世界级的比赛中,赖善章再度迎来自己的老对手——Jody Cundy。作为场地自行车混合750米团体竞速赛C1-5级决赛的第三棒,这是一位久经沙场的老将。Jody 3岁时因病截肢,他曾参加过七届残奥会男子 C4-5 1000米计时赛,收获了11枚奖牌。在2018年的世界残疾人场地自行车锦标赛男子和残疾人亚运会,两人曾同台竞技。这是一次强者与强者之间的对决。

这次比赛中,赖善章在前面两圈骑行紧跟两位队友,最后一圈发力全速前进。可惜的是,最终他还是以47秒685,以0.106秒之差憾负Jody Cundy,摘得场地自行车混合750米团体竞速赛的银牌。

赖善章。受访者供图

从左至右为赖善章、吴国庆、李樟煜。受访者供图


一场场竞技、一个个荣誉,让曾因残疾而自卑、自我封闭的赖善章,感受到了从未有过的自豪,变得越发自信。他越来越不畏惧人们异样和不理解的目光,选择做真正的自己。

兴奋过后,他很快就冷静下来,重新审视自己的去路。他常常会思考:“这次出国比赛虽然说是拿到亚军,但是还有很多不足。我要把握这么好的机会再自我突破,希望成绩更上一层楼。”

他好几次提到英国公路自行车运动员马克·卡文迪什。这名传奇的自行车运动员曾在2017年因感染EB病毒,身体机能大不如前,一度一蹶不振。2018年到2021年初,卡文迪什没有赢过一场比赛。就在所有人以为卡文迪什“完了”的时候,在2021年初重返快步车队后,卡文迪什重返巅峰,并在今年已经拿下五场胜利。

卡文迪的精神深深影响着赖善章。在很多人看来,获得亚军已经是人生巅峰,赖善章觉得自己还没有圆梦。他认为自己还可以再前进一点。

前不久,赖善章在个人微信朋友圈发文:“以第二名结束本届残奥会,这是团队努力的成果。失败是成功之母,我们还年轻。感谢教练团队这些天的贴心服务,感谢家乡人民对我的支持鼓励。回去继续努力,希望下次能站上最高领奖台。”

文/佛山日报记者郑泽聪


制服丝袜美腿一区二区,制服丝袜av在线,制服s欧美s亚洲s国产s